对话|他曾是易建联的翻译他创立百万美元奖金的篮球联赛

近日,东亚超级联赛(下称:东超)官方宣布,NBA2021年选秀大会首轮第二顺位的杰伦·格林正式以投资人和投资大使的身份,加盟这项即将在今年10月开打的洲际联赛。

而就在格林牵手东超之前,拜伦·戴维斯、慈世平和肖恩·巴蒂尔等多位NBA名宿都先后成为了这项赛事的投资者。

但东超之所以在过去一段时间被频繁讨论,不仅仅是因为这些NBA球星,而是他们100万美元的高额冠军奖金。

“高额奖金是希望能够吸引更多优秀的球队代表他们国家的职业篮球,在东超中打出漂亮的比赛,让更多观众能够享受篮球。”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东超联赛CEO马特·拜尔讲述了为什么众多NBA球员会看好这个联赛,以及设立百万美元奖金背后的故事,“我们的核心目标还是提升亚洲篮球水平。”

就在NBA“榜眼秀”杰伦·格林为东超联赛赚来一网络流量和舆论话题之后,不少球迷的好奇心驱使他们开始在社交网络上搜索“东超到底是什么比赛”,然后他们才发现,原来东超联赛早就和中国职业篮球产生过很多联系。

早在2017年,一项叫做“亚洲联赛”的亚洲区域赛事,邀请了当时的两支CBA球队深圳新世纪和浙江广厦参赛。浙江广厦一路杀到决赛,不过惜败于日本联赛的千叶喷射机队。那项赛事,其实就是东超联赛的前身。

赛事名字之所以变更,多少是因为马特和他的赛事走过了一段“略显曲折”的发展之路。

彼时,就在第一届“亚洲联赛”开打之际,国际篮联(FIBA)突然向马特发来了一封信函,质疑这项赛事的合法性,原因是国际篮联在亚洲其实一直有一项类似的洲际赛事,那就是亚洲篮球俱乐部冠军杯赛(下称:亚冠杯赛)。

亚冠杯赛是一项从1981年就开始举办的赛事,包括八一男篮、辽宁男篮和新疆男篮都曾先后夺下这项赛事的冠军,但由于赛事的奖金不高以及赛程安排等各种问题,大多数球队都是派“二线队”出战,以至于比赛的影响力和曝光度都不高。

“当时其实有一些误会存在,因为我们联赛覆盖的区域其实是亚冠杯赛覆盖的45个国家和地区中的一部分,两者并没有直接冲突,而且都是希望让亚洲篮球变得更好。”

回忆起当时那段经历,马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国际篮联想要通过施压阻止他们的比赛,他甚至聘请了律师做好走上法庭的准备,但在正式对簿公堂之前,双方找到了一个互相了解和协商的机会。

“从2017年9月开始到2020年,我去FIBA总部和亚篮联总部差不多有15次。”马特说,双方的了解和信任在这样的协商中逐渐建立。

“不打不相识”这句中国的老话,用在马特和FIBA的关系上或许再合适不过。

2019年,在这项赛事正式将参赛球队划定为东亚球队,并且更名为东亚超级联赛之后,2020年8月,FIBA正式和东超联赛达成一份10年的协议,为这下赛事在今后提供全面认证和支持。

用马特的话说,“这是FIBA对联赛价值的认可,也是对我们产品的信任,以及对我和我们团队履历的肯定。”他们被联赛潜力打动

从2017年开始举办第一届亚洲区域的比赛,到2020年正式推出东超联赛的“主客场比赛计划”,东超联赛在短短几年间,不仅仅得到了FIBA的“背书”,同时还得到了一众NBA名宿和投资者的青睐。

从拜伦·戴维斯到慈世平,从肖恩·巴蒂尔到如今火箭的“榜眼秀”杰伦·格林,这些退役或现役NBA球员不仅为这个联赛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投资,同时也带来了投资界的关注。如今,除了这些球员投资者,还有包括雷恩集团在内的多个家族企业与投资基金。

“其实最开始在融资上很困难,也很不容易。最早的投资方都是身边的一些朋友,还有一些对我们的想法比较认同的商人。”

尽管在马特的描述中,赛事起步阶段的融资并不如想象中顺利,但是当时的比赛奖金已经是一个噱头——2017年夺得冠军的千叶喷射机队赢下了10万美元的奖金,亚军浙江广厦也有7.5万美元,于是球迷和媒体开始关注和讨论这项赛事。

“比赛一年一年办下去,影响力和关注度都越来越高,就开始有专业的基金加入我们。然后就吸引来了NBA的球员们。”

如果说火箭现役球员杰伦·格林的加入,一部分原因是他的菲律宾血统和“亚裔美国球员”身份,让他成为了菲律宾的篮球俱乐部和东超联赛之间的纽带;那么,拜伦·戴维斯和肖恩·巴蒂尔在更早之前的投资,就是被东超联赛的“潜力”所打动。

“当你把不同国家的球队聚集在一起打比赛,特别当他们是各个国家水平最高的几支球队,并且有一些天赋最好的球员,那么这样的比赛就有可能成为那个‘改变者’。”

今年1月,拜伦·戴维斯在接受《USA Today》采访时,谈到了他在亚洲的这项投资,在他看来能够用高额奖金吸引到优秀的球队和优秀的球员,就能够有足够的影响力,并且在亚洲范围内打出高质量的比赛。

根据一项数据统计,2018年的赛事创造了2500万的赛时收视以及4.16亿的媒体浏览量;而到了2019年,赛时收视涨到了1.17亿,短视频播放次数1775万,全媒体浏览总量更是突破了30亿。

也正是基于越来越大的影响力以及从赛会制变成主客场的全新赛制,马特才敢于用1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来吸引更多亚洲强队,然后定下一个更惊人的目标——“要在2025年达成球迷基础和商业收入等方面位列全球前三的泛区域篮球联赛”。

“亚洲球迷真的非常热爱篮球,而且亚洲的国家和城市也愿意投入到篮球赛事之中,就像2019年的男篮世界杯在中国,2021年的奥运会在东京,2023年的男篮世界杯则是在印度尼西亚、日本和菲律宾。”

在马特看来,这一连串单项或综合的大型赛事,对于亚洲篮球市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刺激。

“亚洲市场本来就要比欧美市场活跃,如果真的能为球迷建立起一个高水平的赛事,那么我对于这个赛季的商业发展自然就非常有信心。”

在建立起“全球前三”洲际区域联赛的同时,马特还有一个“终极目标”,那就是帮助亚洲篮球能够在竞技能力上有所提高。

这个“终极目标”其实也和马特的个人经历有关——他不仅算是中国篮球的老熟人,甚至参与和见证了中国篮球的一个时代。

2007年,当易建联在NBA首轮第6顺位被密尔沃基雄鹿选中,球队就收到了来自威斯康星州立大学新闻系学生马特的简历,随后他就成了易建联的翻译。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马特和中国篮球的联系越来越紧密——组织中国奥运冠军前往美国深造,并且通过北体大的经纪人培训班成为第一位外籍的中国国家级体育经纪人。

而中国篮球在北京奥运会上掀起的那股热潮,成了马特想要建立东超联赛的动力,“我到现在还记得北京奥运会上中国队和美国队的比赛,有1.84亿的观众关注了比赛。”

用马特的话说,“球迷都非常关注自己国家的球队在国际上的表现,但是这样的比赛机会甚至是和周边一些国家的比赛机会都太少了。而且就算到了国际舞台上,打得更出色的还是欧美球队。”

这就是为什么马特一直执着于建立一个亚洲范围的比赛,并且要邀请各个参赛国家和地区各自联赛中最好的俱乐部来参赛。

这种想法也得到了曾经帮助过中国男篮和多支CBA俱乐部的澳大利亚名帅戈尔的支持——戈尔成为了东超联赛里中国香港湾区翼龙篮球俱乐部的主教练。而他就一直秉持着“跨地区篮球交流可以提高整体水平”的理念。

“像这样的洲际联赛可以给各个国家的球队提供相互对抗的机会,在有了交流之后,他们对于比赛和训练的认知会有所不同,这样也会开拓他们的视野。”

“在和其他国家的球队频繁交流之后,他们可以把不同的理念分享到本土联赛,并且帮助到自己的国家队,这样就可以有一个促进和提高。”

戈尔在此前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欧洲篮球冠军联赛就是亚洲区域比赛值得学习的范本,“奥运领奖台对于亚洲男子篮球来说是一片空白地,而曾经欧洲篮球希望在奥运会上取得突破时,他们通过各国俱乐部的交流取得了突破。”

事实上,在2017年创立这个联赛开始,马特就一直在邀请CBA的球队,辽宁男篮也曾在2019年问鼎这项赛事。

不过,由于疫情防控和CBA赛程的原因,CBA球队并没有出现在即将开始的东超联赛上。

“我们期待着CBA在未来能够回到这片赛场。”马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实行主客场制的东超联赛有可能在未来从8支球队扩军到16支球队。

即便比赛放在10月份到次年2月,6-8场的小组赛也是CBA球队可以承受的强度,这种“双线作战”很可能会为CBA球队在各方面带来挑战和进步,“我希望到了2024年的第三个赛季,CBA球队也可以加入。”

吸引中国市场当然是一方面的考虑,但这位中国篮球的老朋友更多也是希望他的赛事能够帮助中国篮球提高国际竞争力。

“或许很难衡量这个联赛和国家篮球水平的关系,但我们的核心目标是提升亚洲篮球水平。”说着一口流利中文的马特,心中其实也有一个亚洲篮球的“奥运奖牌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